避辩士之舌端

中国的旅游地大致有三样内容:第一是自然之物;第二是前人所建之物;第三便是食物了。我还没听说一个地方,没有名目风骚、昂贵、在别处吃不到的美食的

时间就是时间

我们非得进步吗?我认为是的。那是我们对自己的义务。不过同时,我又不同意的,是一种现代错觉,好像我们就是人类的最后一代或倒数第几十代了

熟悉与陌生

人很难重新打量自己的生活,任何事物,一旦熟悉,就没办法再现当年第一眼看上去时的样子。替代办法,自然是去看同类的其他事物,好在这是最容易实现的

车宿

免去了投宿的虚假寒暄,减省了住店花样百出的不愉快和开销,最妙之处,还在于当行便行,想止便止——对懒人来说,还有更好的吗?

道路与方向

恐惧并非来自可能遇到的陌生事物,而是来自背离我们已经拥有、熟悉的、井井有条的事物

你拍一,我拍一

我们有可能满足于使画面静止的不朽能力,而多少丢失一些在变动不居中理解事物的态度

日出日落

另有一种现实感,是会在白天迷失,晚上恢复的,那便是对我们真实处境的认识

性本爱丘山?

「江山共开旷,云日相照媚」之类的观赏经验,在某种意义上有点像奴隶喜欢赞美主人,像弱者喜欢讲强者的笑话

焦躁

所谓共同感可能很大程度上不过是种时间感,而这可贵的时间感又让我们烦躁,我们宁可以进步之名来打碎它

关于纯朴的对话

我们的日常生活是非常不安定的,被动地卷入各种进程,貌似有可选择,其实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