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誉听起来可能晦涩难懂,但却是个总额 8 万亿美元的会计难题。

要说英语中不恰当的名称,「商誉」(goodwill)能排进前几名。它不但和仁慈、善良(goodwill 的常用义)无关,还在财务人员中引发了烦扰和「信仰之争」。商誉是存在于企业资产负债表上的一种无形资产,是收购一家公司的价格与这家目标公司原始账面价值之间的差额。如果你觉得这听上去太过抽象、懒得理会,那么换个说法——商誉是一个巨额数字。根据彭博的数据,全球所有上市公司的商誉总额为 8 万亿美元,而实物资产为 14 万亿美元。枯燥乏味吗?是的。无关紧要吗?完全不是。

自上世纪 80 年代收购开始风行以来,有关商誉的争论就很激烈。如今,商誉的会计处理几乎对所有公司都事关重大。比如,在欧洲和美国各自市值最高的 500 家公司中,大约一半公司有三分之一或更多的账面价值为商誉。商誉数额最大的公司是那些交易狂,比如 AT&T(1430 亿美元)、百威英博(1370 亿美元)、通用电气(820 亿美元)和伯克希尔·哈撒韦(810 亿美元)。苹果是个异数——因为没做过什么大宗并购,它几乎没有商誉。

由此看来,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以下简称 IASB)在 8 月 29 日发布的一项声明颇为重要。这家机构为除美国以外的大多数国家制定会计准则。它表示,作为正在进行的审议的一部分,将考虑对商誉会计方法做出重大调整。美国和欧洲现行的规则几乎完全一样:收购方在买下一家公司时,会将商誉计入资产负债表。之后它会在减值测试中定期审查这个数额。此次收购是否未能实现市场份额目标?或是后劲乏力?如果是,公司就会在审计人员的监督下调低(很少会调高)商誉。更新的商誉数额是根据对预期现金流的新预测做出的。减值的部分作为亏损体现在收购方的损益表上,这就结了。

和资产负债表上积累的商誉一样,商誉减值的金额也已经变得十分巨大。过去十年,欧洲和美国各自市值最高的 500 家公司累计商誉减值达 6900 亿美元。一种显而易见的模式是:老板们在商业周期的巅峰期大肆挥霍,之后再承认错误,把损益表弄得满目赤字。沃达丰(Vodafone)在过去十年里减记的商誉达 520 亿美元,与公司目前的市值相当。

现有的商誉追踪机制有两个缺点:首先是计量。当工厂或软件等资产被计入资产负债表时,其价值可通过外界能验证的数字来衡量。但商誉却使用了一种令人不安的循环论证:公司越是抬高收购竞价,入账的资产就越多。同时,减值的过程极为主观。多数买家将收购所得并入现有业务,因而很难分别衡量它们的业绩。而且公司通常在几年后才会坦承错误。而投资者在此之前很久就已做出反应,于是这些账目就成了滞后的指标,作用减小。

第二个问题是可比性。商誉涉及无形资产,比如企业文化或在成长型市场中的战略选择等。但这些在资产负债表上通常不可辨认。以两家在业务、现金流、债务、战略和价值等方方面面都完全一样的公司为例。经过多次并购的那家公司的资产基数会膨胀,因此它的资产负债率会显得更健康。相比于其账面价值,它的股票价格看上去也被人为调低,同时其股本回报率会更低。精明老练的投资者会对这种失真做出相应调整,但是散户和计算机可能就不会。IASB 的主席汉斯·胡格沃斯特(Hans Hoogervorst)指出,运作因子基金这种流行的统计驱动型投资的计算机很多都没有就商誉做出适当调整。这一观察具有警示性。

要解决商誉谜题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办法:让所有公司都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标识出全部无形资产。这将消除可比性的问题,也许还会让一些经济学家高兴——他们担心公司账目未能体现经济整体从有形资产到无形资产的转变。8 月 23 日至 25 日,各国央行行长齐聚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讨论了这个问题。但是,计算整个公司的市值这种高危游戏是股票市场的任务。企业账目的目标更加适度:衡量过去的业绩,提供有用信息以帮助投资者。让公司频繁估计自己的市值会重复投资者的工作,还会把事情弄糟。

要解决计量的问题有一个可能的方案,就是恢复每年冲销固定金额商誉的做法,就像螺丝用久了会折旧一样(本世纪初之前欧美的做法),IASB 正在考虑这种方案。但其中的准确性存疑,因为没人说得上来公司每年消耗其品牌的速度有多快。而由于商誉冲销不是一种现金支出,报告的利润就会与现金流有偏差。投资者会忽略账目上显示的年度支出。上世纪 90 年代,巴菲特就是这样建议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东看待这些成本的。


尽管存在缺陷,现行的办法却是可行的最好方法。可以对它做一些合理的改进。IASB 正在考虑要求公司提供更多有关未列明无形资产的细节。久而久之这可能有助于形成一套评估无形资产价值的统一方法。但就目前而言,关键是投资者要明确自己的目标。如果你在详察一家公司的历史、想弄清它是否在交易中烧掉了大笔钱,那么商誉和减值就至关重要。但如果你的目标是评估公司未来偿还债务或为股东创造价值的潜力,那么商誉就无关紧要,应该忽视它。经过长期的繁荣和大量巨额交易,商誉减值潮即将来临。要看懂这些减值,需要的不是一场会计革命,而是敏锐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