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走出紧缩困局,美联储需要一套新策略。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基本上所有情况」都让他夜不能寐。可能的确如此。总统特朗普的减税措施带来的财政刺激让美国在 2018 年免受全球经济放缓的牵连,但它们的功效很快就会开始减退。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正在削弱市场信心。随着增长预期下降,标普 500 指数在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内下跌了近 10%。短期债券和十年期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在经济衰退前夕通常会变为负值,而目前这一差值已降至接近零,令投资者不安。更糟糕的是,特朗普一直在抨击美联储的加息举措。为控制通胀,美联储今年已三次加息。

鲍威尔似乎在压力下摇摆不定。10 月他提到,在美联储完成计划目标之前,投资者应预期还会有多次加息;11 月,他又暗示不大需要加息。他正在寻找一套新原则,因为今年 2 月他接任时所继承的那套方法(要求货币政策约每季度收紧一次)正变得过时。美联储于今天结束的会议仍可能决定再次加息。但这应该是可预测的时间表里的最后一次。2019 年将需要一条适应经济周期新阶段的全新路线。

鲍威尔的新原则应以谦逊为核心。多年来,美联储利率制定者加息的理由一直都是预计美国的就业热潮很快将引发通胀。然而,即使失业率仅为 3.7%,核心通胀(最重要的衡量指标)仍略低于目标,且还在下降。整体通胀水平有望达到目标,但可能很快因油价下跌而降低。通胀预期已经略微降低。随着经济前景变暗淡,如果再加息,必须要有更合理的理由,而非仅仅是一直被夸大的通胀风险。

美联储往往会在经济周期的后期抱持危险的自满情绪。在过去的两次经济衰退发生之前,尽管债券市场显出放缓将至的迹象,央行仍以低失业率为由加息。乐观派用种种论据消解交易者的明显悲观情绪,现在这些说法又再次抬头。实际上,在过去,市场反应先于政策制定者,下一次危机爆发时可能也会如此。经济学家通常无法预测经济衰退,直到危机迫在眉睫。

美联储糟糕的预测记录带来了货币政策方面的教训。利率制定者应减少对预测模型的依赖,而更多考虑现实的经济和金融数据。他们还应放弃坚称失业率已低至不可持续的水平,因为该说法与现实证据相抵触,且会导致美联储刹车过急。美联储还应声明,除非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否则预计在 2019 年利率将保持不变。

鲍威尔可能很担心市场对坏消息反应过度。随着财政刺激措施的效果消退,增长肯定会放缓,因此不需要为房地产市场等领域的经济数据疲软而恐慌。鲍威尔也可能需要表明他不会对特朗普唯命是从。(虽说总统难以因政策分歧换掉美联储主席,但可能性还是有的。)央行的存在不是为了支撑股票市场,股市下跌的原因(如乐观情绪减退)大多与货币政策目标无关。

要实现正确的平衡,美联储可在现在加息的同时暗示 2019 年会改变政策走向。美国经济尚可以应对再一次加息。但如果美联储继续以目前的速度收紧货币政策,可能很快会犯下代价高昂的错误。要避免这种命运,鲍威尔必须为美联储制定出一套他自己的指导原则。



经济学人·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