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早在 2010 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就曾在一个代号为「射杀巨人」的行动中秘密侵入华为总部,目标是更好地了解华为的技术,寻找潜在的后门。换句话说,美国人当时想对华为采取的行动,正是他们现在担心华为会对美国采取的行动。

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 (Jeremy Hunt) 上周抵达华盛顿,马不停蹄地参加了一系列会议,主导会议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英国是否应该冒着与北京搞坏关系的风险,同意特朗普政府的要求,禁止中国主要的电信制造商华为参加英国下一代计算机和移动电话网络的建设?

英国不是唯一感受这种到压力的美国盟友。波兰的官员们也面临着来自美国的压力,要求他们禁止华为建设波兰的第五代(5G)网络。特朗普政府官员暗示,美国军队未来的部署将会取决于波兰的决定,包括在波兰建立一个名为「特朗普堡」(Fort Trump) 的永久性基地的可能性。



Huawei’s offices in Warsaw. Polish officials recently came under pressur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to bar Huawei from building its 5G communications network.

华为在波兰华沙的办公室。

Photograph by Maciek Nabrdalik.

一个由美国官员组成的代表团去年春天来到德国,那里是欧洲大部分大型光纤线路的连接地点,也是华为想要连接这些系统制造交换机的地方。美国官员带来的信息是:让北约面临安全威胁的代价,远高于使用中国廉价电信设备所带来的任何经济利益。

美国已在过去的一年里开始了一场秘密的、偶尔带有威胁性的全球行动,以阻止华为以及其他中国企业参与到这个互联网改造工程中来,这次改造是自互联网在 35 年前一步步建成以来最引人注目的升级。

特朗普政府认为,世界正在进行一场新的军备竞赛,虽然这是一场涉及技术,而非常规武器的竞赛,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同样大的威胁。在一个由计算机网络控制着最强有力武器(除核武器以外)的时代,任何主导 5G 技术的国家,都将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拥有经济、情报和军事上的优势

向 5G 的过渡很可能更具革命性,而非渐进性,这种过渡已经以雏形系统的形式在达拉斯和亚特兰大等城市开始。消费者首先会注意到的是,网络速度更快了,数据下载的速度将几乎是即时的,即使是在手机网络上。

这是第一个为传感器、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和其他设备提供服务的网络,这些设备将不间断地相互提供海量数据,让工厂、建筑工地乃至整个城市更少在时时刻刻的人工干预下运行。这个网络还将让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工具得到更广泛的应用。

但是,对消费者有用的东西,对情报机构和网络攻击者也有用。系统是交换机和路由器的物理网络。但 5G 网络也更多地依靠一层层的复杂软件,这些软件有更强的适应性,而且会在用户不知不觉中不断更新——就像 iPhone 在夜间充电时自动更新那样。这意味着谁控制了网络,谁就控制了信息流动——并且可能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更改数据、改变数据传输的路由,或复制数据。

在对现任和前任美国高级政府官员、情报人员和电信高管的采访中,一件事情变得很清楚,那就是, 5G 的潜力在特朗普的白宫里创造了一种零和计算,美国政府坚信,这场军备竞赛只有一个赢家,成王败寇。白宫几个月来一直在起草一项行政命令,预计在未来几周内公布,该命令将实际上禁止美国公司在关键的电信网络中使用中国制造的设备。这个禁令远远超过只禁止此类设备进入政府网络的现有规定。

美国对中国技术的担忧已存在了很久的时间,这种不安主要来自一种担心,既中国可能会在电信和计算网络中插入「后门」,让中国安全机构能够拦截军事、政府和企业通信。而且,中国对美国公司和政府实体的网络入侵已经发生过多次,包括疑为中国国家安全部工作的黑客的入侵。

但随着世界各国开始决定将使用哪些设备供应商来建设本国的 5G 网络,这种担忧变得更加紧迫。



Both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believe that whichever country dominates 5G will gain an economic, intelligence and military edge for much of this century.

美国和中国都认为,谁主宰了 5G,谁就将在本世纪大部分时间里获得经济、情报和军事上的优势。

Photograph by Fred Dufour.

新的「红色恐慌」?

美国官员说,在中国企业制造的设备和软件中寻找「后门」是错误的做法,寻找特定高管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联系也是错误的做法。美国官员认为,更大的问题在于中国政府日益专制的本质,在于独立企业与政府之间的界线正在消失,也在于将赋权中国政府调查,甚至接管由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帮助建设和维护的网络的新法律。

「重要的是记住,中国企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不同于私营企业与西方政府的关系,」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 主任威廉·R·埃瓦尼纳 (William R. Evanina) 说。「中国 2017 年生效的《国家情报法》要求中国企业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不管它们在哪里经营。」

白宫对华为的关注恰逢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加大打压力度之际,包括对中国产品普遍施加全面关税、投资限制,以及对几名中国公民起诉,指控他们从事黑客攻击和网络间谍活动。特朗普总统指责中国「欺诈我们国家」,并图谋以美国为代价变得更强大。

特朗普的观点,加上缺乏确凿证据表明华为参与了任何间谍活动,已使得一些国家质疑,美国的行动是否真是为了国家安全,还是旨在阻止中国获得竞争优势。

政府官员们认为这些目标几乎没有差异。

「特朗普总统已认定,克服这一经济问题是关键之举,不仅在于保持经济平衡,促使中国遵循其他各方都遵守的规则,也在于防止未来政治/军事力量的失衡,」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R·博尔顿 (John R. Bolton) 周五告诉《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在他看来,这两方面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政府正在警告盟友,未来六个月至关重要。各国将陆续开始拍卖新的 5G 手机网络的无线电频谱,并将决定数十亿美元建设基础性交换系统的合同归属。上周,联邦通信委员会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宣布,首批高频段 5G 频谱的拍卖已结束。

中国政府将这一时刻视为其连接世界的机遇——特别是日益受制于中国经济实力的欧、亚、非国家。

「这几乎将比电力更重要,」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 (Sanford C. Bernstein) 驻香港的电信分析师克里斯·莱恩 (Chris Lane) 说。「所有事物都将连接起来,你的 5G 网络将成为这些智慧城市的中枢神经系统。」

到目前为止,围绕华为的担忧几乎完全是理论上的。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们私下里表示,一些机密报告表明,该公司可能参与了中国的间谍活动,但没有任何文件公开发表。另一些熟知针对该公司这一机密案件者称,没有确凿证据——只有对该公司日益强大的技术主宰地位,以及要求华为听命于政府要求的新的中国法律更加强烈的担忧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已否认他的公司为中国从事过间谍活动。「我热爱我的国家,我支持中国共产党,但我不会做伤害世界的任何事,」他本月早些时候说。

澳大利亚去年已禁止华为和另一家中国的制造商中兴供应 5G 设备。其他国家正在艰难取舍:是否要跟进、冒险激怒中国,这可能会妨碍它们进入日益增长的中国市场,并且无法获得价格更低的华为产品。

英国等国的政府官员指出,华为已经在旧式网络上大举投资,并雇佣了英国人来建设和维护它们。他们认为,华为不会罢休——它会运营世界半数或更多地区的网络,并必将以某种方式,连接到美国及其盟友的网络上。

但英国电信巨头英国电信集团 (BT Group) 已计划剥离华为部分现存网络。该公司称,这是收购了一家使用华为现有设备的公司后,其计划的一部分;美国官员称,此举发生在英国情报机构对日益增大的风险提出警告之后。位于伦敦的沃达丰集团 (Vodafone Group) 周五称,将暂停购买华为设备用于其部分 5G 网络。

随着中国对妨碍它的国家进行报复,各国都在小心观望。12 月,加拿大应美国的要求逮捕了华为高管、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她被控欺诈银行,以帮助华为的业务躲过对伊朗的制裁。自她被捕后,中国已逮捕了两名加拿大公民,并将第三名加拿大公民判处死刑,后者此前因走私毒品被判 15 年监禁。

「欧洲很受关注,因为他们得选边站,」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非驻会资深研究员陆克 (Philippe Le Corre) 说。「他们处在中间。所有这些政府,他们需要做决定。华为无处不在。」



A Huawei store in Warsaw. This month, the Polish government made two high-profile espionage arrests, including an employee of Huawei.

华沙一家华为专卖店。本月,波兰政府高调逮捕了两名间谍,其中包括一名华为员工。

Photograph by Maciek Nabrdalik.

日渐增长的猜疑

本月,波兰政府实施了两项涉嫌间谍活动的高调逮捕:前情报官员彼得‧杜尔巴伊洛 (Piotr Durbajlo) 和华为员工王伟晶。这些逮捕是目前为止,将华为与间谍活动联系起来的最有力证据。

王伟晶迅速被华为解雇,据一位前波兰情报官员称,他被指控为中国的间谍机构工作。据美国外交官表示,王伟晶是杜尔巴伊洛的上线,后者涉嫌帮中国人渗入波兰政府安全级别最高的通信网络

一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该案是中国政府如何在华为庞大的全球网络内植入情报人员的最佳例证。该官员称,这些特工有可能访问海外通信网络,并可在受影响的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间谍活动。

华为表示,王伟晶给公司带来了「不良影响」,他的举动与公司业务无关。

王伟晶的律师巴特罗梅耶·扬科夫斯基 (Bartlomiej Jankowski) 称,他的客户卷入了美中之间的地缘政治拉锯战。

网络安全专家对华为的源代码进行了审查,寻找「后门」,他们确定华为可以从深圳总部远程访问并控制一些网络,此后,美国和英国官员对华为的担忧日益加剧。

经过仔细检查,华为安装在其网络控制软件上的代码似乎并非恶意。也不是隐藏状态。它似乎是远程网络更新和问题诊断系统的一部分。但在某些情况下,它也可以将流量导向企业数据中心,即企业监控并控制其网络的地方。它的存在本身现已被用作黑客或中国情报人员可使用华为设备渗入数百万个网络的证据

美国官员和学者表示,中国的电信企业还暂时劫持了部分互联网,将美国和加拿大的基础流量导向中国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 (Naval War College) 教授克里斯·丹查克 (Chris C. Demchak) 与人合著了一篇学术论文,概述了加拿大原本想输送给韩国的流量如何在六个月内被重新定向到中国。据美国官员表示,2016 年的那次攻击多次重演,为间谍活动提供了可乘之机。

去年,AT&T 和威瑞森 (Verizon) 停止在自己的商店销售华为手机,因为华为开始在手机上安装自己的电脑芯片组,而不是依赖美国或欧洲的制造商。美国国家安全局悄悄警告:由于华为自己提供零部件,这家中国公司可以控制其网络的每一个主要部分。国家安全局担心,它将无法再依靠美国和欧洲的供应商,就恶意软件、间谍活动或其他秘密行动的证据得到预警。



An assembly line at Huawei’s cellphone plant in Dongguan, China. The company has already surpassed Apple as the world’s second biggest cellphone provider.

东莞华为手机厂的一条装配线。该公司已超过苹果,成为世界第二大手机供应商。

Photograph by Qilai Shen.

华为的崛起

三十年来,华为从一家低端手机设备的小经销商转型为在新世纪关键技术领域之一占据主导地位的全球巨头。

去年,华为取代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供应商。该公司消费者业务负责人余承东几天前在北京表示,到今年年底或 2020 年某个时候,「即使没有美国市场,我们可能也能够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

该公司由任正非于 1987 年创立。任正非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工程师,现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

美国官员表示,该公司是通过模仿甚至窃取美国技术起家的。思科系统 (Cisco Systems) 在 2003 年起诉华为,称其非法复制了这家美国公司的源代码。两家公司达成庭外和解。

但华为不只是模仿。它开设了自己的研究中心(其中一个在加州),并与世界各地的顶尖大学建立了联盟。去年,它创造了 1000 亿美元的收入,是思科的两倍,远远超过 IBM。它能够以比西方公司更低的成本提供优质设备,这使得摩托罗拉 (Motorola) 和朗讯 (Lucent) 等曾经占主导地位的企业退出了电信设备行业。

虽然美国官员拒绝讨论这个问题,但政府的窥探是双向的。早在 2010 年,国家安全局就曾在一个代号为「射杀巨人」(Shotgiant) 的行动中秘密侵入华为总部。目前流亡莫斯科的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雇员爱德华·J. 斯诺登 (Edward J. Snowden) 透露了这一发现。

文件显示,国家安全局希望证实华为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秘密控制,以及任正非从未真正离开这个强大军队的猜测。据一些前官员说,它从未找到证据。但斯诺登的文件也表明,国家安全局还有另一个目标:更好地了解华为的技术,寻找潜在的后门。这样,当该公司向美国的对手出售设备时,国家安全局就能够针对这些国家的电脑和电话网络进行监控,如果有必要,还可以开展攻击性的网络行动。

换句话说,美国人当时想对华为采取的行动,正是他们现在担心华为会对美国采取的行动



President Trump met with Andrzej Duda, his Polish counterpart, last year. Mr. Duda has suggested that the United States build a $2 billion base and training area, which Mr. Duda only half-jokingly called “Fort Trump.”

特朗普总统去年会见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杜达建议美国在波兰建一个基地和训练营,并半开玩笑地称之为「特朗普堡」。

Photograph by Doug Mills.

一项全球行动

2013 年,由于华为在英国的主导地位日益增强,英国强大的议会机构情报与安全委员会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ommittee) 提出了禁止华为的主张,部分原因是中国针对英国政府的网络攻击。这一提议被否决,但英国创建了一个系统,要求华为将其硬件和源代码提供给英国著名的密码破译机构 GCHQ。

今年 7 月,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 (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er) 首次公开表示,鉴于对华为目前做法的质疑,以及新的 5G 网络的复杂性和动态,意味着漏洞是很难找到的。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在与电信高管举行的一系列机密会议上,美国国家安全局必须决定是否让华为竞标美国 5G 网络的部分业务。AT&T 和威瑞森认为,让华为在美国建立一个「试验台」是有价值的,因为这样它就必须披露其网络软件的源代码。他们认为,允许华为竞标还会降低网络建设的价格。

当时的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尔·S·罗杰斯上将 (Michael S. Rogers) 从未批准这一举动,华为被挡在美国之外。

2018 年 7 月,英国、美国和「五眼」(Five Eyes) 情报共享联盟的其他成员国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哈利法克斯举行了年度会议,主要议题是中国的电信企业、华为和 5G 网络。他们决定采取联合行动,阻止该公司在西方建立新的网络。

美国官员正试图向世界各地的盟友表明,与中国的战争不仅关乎贸易,也是保护世界主要民主国家和北约 (NATO) 关键成员国国家安全的战争。

周二,美国情报机构负责人将在参议院发表年度威胁评估报告,预计他们将把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电信企业对 5G 的投资列为威胁。


原文刊载于 2019 年 1 月 27 日《纽约时报》,原标题为: U.S. Scrambles to Outrun China in New Arms Race. 记者: David E. Sanger, Julian E. Barnes, Raymond Zhong 和 Marc Sant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