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市场萎缩,汽车制造商手忙脚乱地迎接寒冬。

底特律车展于 1 月 14 日开幕。这是该车展最后一次在冬季举行,明年会改在夏季。参展的汽车制造商最关注的也是如何逃离席卷汽车行业的凛冽寒冬。近期一些企业纷纷发布了重组计划,福特也与大众结成了新联盟,其他车厂可能也会有类似举动。种种这些都是为了让自己在行业步步走向衰退的情况下免吃苦头,并为长期的动荡做好准备。风险在于这些举措到头来还是不够大刀阔斧。

鉴于汽车销售行将下降,而投资新技术的需求变得愈加迫切,削减成本便成了许多公司的首要任务。福特力图在全球范围内每年削减 140 亿美元成本,1 月稍早时该公司公布了它在欧洲的减支计划,其 20 万工人中可能会有 2.4 万人因此被解雇。印度塔塔集团旗下的捷豹路虎(JLR)也表示将裁员 4500 人,作为节省 25 亿英镑(32 亿美元)计划的一部分。福特和大众为分担成本而成立了联盟,福特的老板吉姆·哈克特(Jim Hackett)称之为「下一个改变行业的事件」。1 月 15 日,两家公司公布了联盟的细节。次日,福特公布了糟糕的初步估算年度营收数字,导致公司股价下滑,突显了该计划的紧迫性。

所有的汽车制造商都担心,在周期性衰退和贸易战的两相夹击下,全球范围的行业放缓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大溃败。最让它们忧虑的是,在那些最有利可图的市场中,持续多年的大幅增长行将结束。美国和欧洲的汽车销量仍处于较高水平(见图表),但在对大多数公司都是重要利润来源的中国,情况十分令人头疼。2018 年,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录得 20 多年来首次萎缩,新车销量下滑 2.8%,至 2810 万辆,12 月下滑了 13%,从中可以想见今年可能会是怎样的年景。



 
贸易争端和其他问题可能会加剧周期性困境。特朗普已经盯上了外国汽车制造商。为了纠正他认为存在于美欧之间极不公平的贸易逆差,他威胁要对欧洲汽车加征进口关税。瑞银(UBS)估计,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即美国决定加征 25% 的关税,那么明年美国汽车市场将萎缩 12%。欧洲不仅面临英国脱欧带来的冲击,还有柴油车销售下滑的状况。

就算解决了这些问题也还不够,汽车制造商还需要大笔投资于电动汽车、无人车和「轻松出行」服务,例如汽车共享和网约车服务。人们对这类服务的认可和接受可能导致汽车销量骤降。贝恩咨询公司(Bain&Co)表示,美国的驾龄人口目前停止增长(世界其他地区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而随着一代人转向机器人出租车之类的出行服务,汽车销售将进一步受创。美国市场目前的汽车年需求量为 1700 万辆,贝恩估计到 2025 年可能会缩减到 1000 万辆。

在最新一轮重组公告发出之前,汽车制造商就已经在缩减规模并撤离业务亏损的国家或细分市场,然后将投资重新分配到效益最佳的地方。例如,通用汽车于去年宣布了大规模裁员和关闭工厂的决定,2017 年它将旗下的欧洲子公司欧宝出售给了法国的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在卡洛斯·塔瓦雷斯(Carlos Tavares)于 2014 年接任之前,这家法国公司一直在亏损,如今它已停止生产利润较低的车型。同样在 2017 年,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其董事长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为《经济学人》母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同样决定停止在美国生产轿车,而专注于生产利润率更高的 SUV。有传言称福特正在考虑退出南美市场。

要想顶住未来的动荡,削减成本、提高利润以支撑资产负债表是一个办法。另一个是分摊成本。汽车行业内已形成一个联盟网络,福特与大众之间的合作便是近期最突出的例子。一些联盟的成立明言是为将来做准备。例如,2017 年,丰田与马自达和日本零件制造商电装(Denso)决定合作开发电动汽车。

不过,许多投资者之前都希望福特和大众的联盟能更紧密,结果令他们失望。有传言称这两家公司即将在电动汽车、无人驾驶和出行服务方面展开合作,但事实上两家的说法是它们只会合作生产传统的厢式货车和皮卡。它们坚决表示不会建立起可能会深化彼此关系的股权联系。

要求企业间形成联盟或完全合并的压力不大可能消失。谷歌已盯上了交通运输业。要对抗谷歌之类的美国科技巨头,汽车行业的成本节约就需要达到一定的规模,而整合也许是实现这一规模的唯一途径。去年意外去世的 FCA 老板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和打造了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因涉嫌财务不端行为被日本警方收监)过去曾呼吁进行更多的整合。证券研究公司盛博(Sanford C. Bernstein)表示,由于需求动荡和成本飙升,2019 年同样会是充斥着「无休止的并购传闻」的一年。

然而,大型联盟极难驾驭,更不用说跨境的并购交易。戈恩被拘一事让人严重怀疑这个全球最大的合作联盟未来的走向。事实上,许多人认为是日产捏造了对他的指控,为的是阻止他推行完全合并的计划。马尔乔内去世后,汽车行业就少了一号既想推进整合、又成功证明了跨大西洋的大规模交易切实可行的大人物。

大多数仍旧在位的车企老板都不是那种意志坚决、能够发起并完成巨型合并的人。快速扭转了标致雪铁龙和欧宝局面的塔瓦雷斯也许是唯一的候选人,但他正为了完成对欧宝的收购而忙得不可开交。寒潮来袭,汽车行业恐怕难以应付。



经济学人·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