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总有人知道些你不了解的市场门道。

这正是目前在华尔街能感受到的最主要氛围,对于这种情绪席卷市场时,说好听可称之为谨慎,说不好听则称为恐慌。

这种氛围背后的思维逻辑是,联储局的政策制定者看到了一些人所未能见的东西,而这才是为什么他们取消了之前制定的 2019 年加息计划。债券交易员显然知道某些股票投资者没看明白的东西,因此他们已经推动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步入预兆经济衰退的经典倒置走势,即 10 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低于 3 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

如此说来,你是否还会下注买入首次公开募股(IPO)的那一群独角兽呢?为独角兽承销的银行显而易见已了解公开市场上草已肥美,现在是该吃草的时节,因为干旱即将到来。

对于联储局在占卜经济前景方面有粗略了解的人来说,「联储局知道些什么」的担忧可以忽略不计。但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的事实却很难视而不见,因为这种走势向来都是出现在经济衰退之前——即使是存在着联储局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大规模干预债市的影响尚未褪去的因素,使得「这次不同」的说法也可以成立的情况下,依然难以忽视。

那么,这对独角兽上市潮的来袭又意味着什么?这是个微妙话题。独角兽是指绝大多数由风险投资支持,且无论盈利与否,私人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矽谷初创高科技公司。它们之所以被称为独角兽,是因为当初看起来似乎不可能存活,但如今却成长壮大到如新泽西(New Jersey)高尔夫球场上出没的白尾鹿(white-tailed deer)一样普遍。



 
这群上市的独角兽中最重要的显然是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这家尚未盈利的的士车应用程式企业预计在 4 月上市,市值最高可达 1200 亿美元。其同样尚未实现盈利的竞争对手利夫 Lyft 则会先一步上市。

但预计将首次公开募股的独角兽名单还很长:图片社交网站 Pinterest、民宿短租及度假公寓预订网站 Airbnb、餐饮外卖及食品配送服务公司 Postmates、聊天室软件营运商 Slack Technologies、金融产品电子交易平台 Tradeweb Markets,会议及交流高清视频公司 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等。就连昔日的创新者、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利惠(Levi Strauss&Co.)也成功地重返公开市场。

如果上述公司均得以在证券交易所挂牌,那么 2019 年就可能成为美国 IPO 集资金额最高的年份之一。根据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去年 11 月做出的预测,今年在美上市 IPO 筹资总额将达到 800 亿美元,是 1999 年以来年均总额的两倍——这一预估值最终很可能证明偏低了。而毋庸置疑的事实是,过往的 IPO 高峰均发生在股市涨至接近主要顶部、衰退即将开始之际。1999 年和 2007 年的 IPO 异常强劲,紧随其后的是股票市场令人讨厌的熊市以及经济下滑。

「我看明白的一点是:市场接近顶部运行时,投资者信心满满,每个人都不顾虑价格地加码买进,」总部位于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 Leuthold 集团投资策略总监保尔森(Jim Paulsen)说,「从非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是进行 IPO 的大好时机。」但是反向操作的投资者要注意了:保尔森指出,非理性繁荣并不是对时下投资者情绪的最准确描述。虽然标准普尔 500 指数 2019 年迄今已经上涨了约 12%,正蓄势取得七年来的最佳季度行情,但其走势并没有完全从去年第四季的低迷中恢复过来。「我认为,尽管市场今年涨了,但对经济衰退和熊市的悲观态度看起来也加强了,」保尔森说。

无论此番独角兽一起上市所发出的市场情绪讯号如何,投资者都需要考虑一个更实际的问题:市场供需。整个市场可能在不抛售已上市公司股票来获得资金的前提下,消化这么大规模的上市新股吗?



 
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专门提供专注于 IPO 的机构研究及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其负责人之一史密斯(Kathleen Smith)表示,今年的 IPO 发行量可能超过市场能够顺利消化的规模。「如果你回顾一下以往 IPO 市场达到 1000 亿美元以上规模且市况繁荣时的条件,就会发现现在没有那么多的动能,」史密斯说,「你面对的额外问题是供应量规模。」她认为,过多的 IPO 可能会导致市场波动增加,或者干脆压低新上市股票的走势。

没有任何指标能完美预测市场走势。1998 年出现的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短暂倒挂就发出了一个错误的讯号,1960 年代出现的一次时间较长的倒挂也同样如此。如果现在这次收益率曲线倒挂所发出的讯号是正确的,那么经济衰退需要多少时间才会到来,也不是比照历史先例就能轻易断定的。小机率的大灾难到来之前,投资者们还可能获得不少大机率的小回报,因为标准普尔 500 指数在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在牛市转熊市的时间里,往往会上涨。而在独角兽上市问题上,即使年度 IPO 金额创纪录,也不意味着 IPO 相对于股市总规模的占比也创纪录。企业回购所造成的已发行股票总数的减少也不会有太大作用。市场上一次对 IPO 过量产生恐慌是在 2014 年,阿里巴巴集团当时 250 亿美元的在美 IPO 引发了市场对股市见顶的担忧。(当时市场并未见顶。)

或许真正的独角兽是一个可靠的预示牛市何时结束的讯号。它不存在。


本文源自 Bloomberg Businessweek,原标题:What the Year of the Tech Unicorns Means for the Bull Market. 作者:Michael P. Re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