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干和共情能力是最重要的领导技能。

领导力是一种很难定义的品质,但正如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位法官对如何界定淫秽的说法一样:你看到它时就知道了。人人都能从历史长河中找到鼓舞人心的领导人作榜样,但那些自认为可以照着纳尔逊·曼德拉或伊丽莎白一世打造个人风格的主管们却犯了妄自尊大的毛病。

最大的错误就是将领导力完全等同于个人魅力。比利·麦克法兰(Billy McFarland)创立 Fyre 音乐节时只有 25 岁。这个活动向参与者承诺,他们将在巴哈马的一处荒岛上享受一次奢华之旅。正如 Netflix 纪录片《Fyre:国王的豪华音乐节》(Fyre: The Greatest Party That Never Happened)所展现的那样,麦克法兰是个非同一般的推销员。他使投资者信服他是个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家,并说服有才华的年轻人为他工作。

但他欠缺将远见卓识付诸实践的技能。参加音乐节的人们到达举办地后发现,这里并没有珍馐佳肴,只有奶酪三明治之类的食物。住的也不是豪华别墅,而是飓风赈灾项目留下的帐篷。这场传奇以麦克法兰获刑六年划下句点。

麦克法兰的事例或许适合用作托马斯·卡莫洛-普雷姆兹克(Tomas Chamorro-Premuzic)著述的研究案例。这本书叫《为什么这么多无能之人成了领导者? (以及如何解决此问题)》(Why Do So Many Incompetent Men Become Leaders? (and how to fix it))。作为一名组织心理学家,作者指出,人们倾向于认为自信的人是有能力的,虽然这两种特质之间并没有实质上的联系。那些自信的人就获得了提拔。两性都会因为过度自信而吃苦头,但男性更是如此。一项研究发现,男性对自己的能力平均高估了 30%,女性高估了 15%。

还有一个相关的特征是自恋。研究表明,男性临床自恋的比率比女性高 40%。大约 5%的首席执行官(一个由男性主导的职位)被认为自恋,而普通人群中这样的人只有 1%。从 Fyre 音乐节的纪录片来看,麦克法兰便属于自恋这一类,而且程度还挺严重。



 
自恋和展现个人魅力都不完全为男性所独有。来看看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abeth Holmes)。她是以失败收场的血液测验机构 Theranos 的创始人。当初她以她宏大的济世构想说服了精明的投资者和像亨利·基辛格这样有影响力的人物,称自己将提供让人们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服务。但 Theranos 的技术行不通。个人魅力加上自大狂,再减去能力,就构成了一个危险的配方。

以上种种并不是说个人魅力一点也不重要。特蕾莎·梅之所以得到英国首相这份工作,就是因为人们觉得她能够胜任。她肩负推动英国完成脱欧的艰巨任务。但在关键时刻,她在说服技巧上的欠缺就成了短板,现在看来她很可能会辞职。她很少关注反对党、商界或工会的意见,显然未能令国家团结一心。3 月 20 日发表全国讲话时,她又成功疏远了一些国会议员,而她明明需要这些人投票支持自己的计划。「一个声称欢迎大家提意见,然后又无视他人看法的领导者算不上领导者。」斯特凡·斯特恩(Stefan Stern)在他的新书《如何成为更好的领导者》(How to Be a Better Leader)中提醒道。

能力比个人魅力更重要。管理者需要足够强的个人影响力来说服团队遵循商业计划,但他们采用的思路应该是指导而非鼓舞。盖洛普调查发现,如果员工能经常得到老板的反馈,并能参与制定自己的任务目标,就更有可能尽心尽力地投入工作。

要领导团队,就需要有足够的同理心去理解他人关切的事。出现问题在所难免,而一旦问题出现,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就还需具备调整战略的灵活性。梅这样顽固而内向的人就缺乏必要的灵活性,而麦克法兰这样的自恋者则欠缺必不可少的同理心。

最后,斯特恩认为,要成为成功的领导者,很大程度上要靠树立良好榜样的能力。下属会注意到哪些行为会得到奖赏,以及领导设立了哪些标准。麦克法兰展现了对派对玩乐的极大兴趣,却对物流漫不经心。那些怀疑其构想或质疑细节的下属被告知要么尽本分做事,要么走人。

同样,梅在决定脱欧工作高层职位的任命时,依据的是一个人的意识形态立场,而非专业知识。她和麦克法兰二人的领导风格得到的结果可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经济学人·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