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密货币泡沫破灭揭示的缺陷来看,它不太可能获得持久复苏。

「学学布伦达」,这是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Corner 的广告词。去年夏天它在伦敦地铁里发布了这条广告,上面是一位很开心的退休老人,看似刚花了短短十分钟买入了比特币。这个广告的建议很糟糕。在它发布六个月前,一枚比特币价值近 2 万美元,到它发布时已跌至 7000 美元,而现在只剩 4025 美元了(见图表)。



 
比特币价格飙升时,巴克莱银行和高盛这样的大型金融机构都动过心思,计划开设加密货币交易柜台。经纪公司激动不已地向客户发送电子邮件。全球领先的衍生品交易所之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合约。数以百计的山寨版加密货币也水涨船高,有一些升幅还远超过比特币本身。2017 年,瑞波币就上涨了 36,000%。

升得快,跌得也惨。那些在接近最高位买入加密货币的人手里留下了全世界表现最差的资产之一。加密货币创业公司纷纷裁员;银行也搁置了相关产品。3 月 14 日,芝加哥期权交易所表示将很快停止提供比特币期货。加密货币挖矿公司比特大陆似乎已经撤回了计划的 IPO。(加密货币挖矿公司使用大量专用计算机来维持运行加密货币的区块链——一种分布式交易数据库。作为回报,它们会获得新的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泡沫从膨胀到破灭的速度之快,堪比历史上的那些金融狂潮,例如 1636 年至 1637 年的荷兰郁金香热,以及 1720 年伦敦南海公司(South Sea Company)的兴衰。加密货币的拥趸则喜欢把这场泡沫与上世纪 90 年代的网络泡沫相提并论,显得更高大上一些。他们指出,尽管存在泡沫,期间仍然涌现出可行的业务。但加密货币遭遇重挫暴露了三个相互关联的深层问题:真实交易量被严重夸大;技术可扩展性差;以及可能难以摆脱欺诈。

先看看交易量夸大的问题。加密货币发明已十年,但用它来购买商品和服务还只是小众的消遣。比特币是最早的加密货币,也依旧是最受欢迎的。今年 1 月,加密货币公司 Satoshi Capital Research 宣布,2018 年比特币交易总额达到 3.3 万亿美元,是 PayPal 处理的支付交易额的六倍多。但是,比特币区块链分析公司 Chainalysis 的金姆·格劳尔(Kim Grauer)表示,这些数据包含了大量的重复计算,这主要与比特币处理的变化有关。刨去那一部分,Chainalysis 估计比特币的真实交易额约为 8120 亿美元。

格劳尔估计,这一总额中只有一小部分用于购物。约有 24 亿美元付给了处理企业支付的商户服务供应商,这与中国两大支付应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2017 年总共 15 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相比简直微不足道。出售被盗信用卡信息、软性毒品、廉价药品等的暗网市场占了 6.05 亿美元,赌博网站占 8.57 亿美元。其余大部分都与投机相关

即使对投机者而言,生意也不像看上去那么好。交易者互相买卖(或自买自卖)以制造虚假交易量的「倒仓」现象十分普遍。加密货币基金管理公司 Bitwise Asset Management 在 3 月 20 日向美国金融监管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汇报时,分析了 81 个加密货币交易所。该公司估计有 95% 的交易量可能是虚假的。美国司法部正在针对价格操纵的指控展开调查。

第二个问题是加密货币技术太过笨重而无法大规模扩展。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家尼古拉斯·韦弗(Nicholas Weaver)说,加密货币不大会实现广泛运用。与支付宝或微信支付不同,加密货币的目标是要成为新的金融体系,而非当前体系的扩展。但它们有严重的设计缺陷。

化名中本聪的比特币创造者希望它不受专制政府和银行的控制。因此,付款记录不是集中保存,而是广播给所有用户。平均每十分钟生成一批新的比特币。这将整个网络处理交易的能力限制在每秒约七笔(相比之下,Visa 每秒可以处理数万笔)。2017 年,加密货币泡沫膨胀,系统堵塞。为确保交易顺利进行,用户不得不向挖矿公司支付交易费用,一度高达每笔 50 美元。

此外,根据其设计,比特币的总量限定在 2100 万枚,这自然会导致通缩。比特币挖矿本质上就像个自我调节的彩票系统,参与挖矿者就像在竞相购买彩票,过程十分耗能。据估计,在比特币热潮的高峰期,挖矿的耗电量相当于爱尔兰全年的电力消耗(现在只和罗马尼亚一样多)。



内蒙古的一个比特币矿场。中国曾一度对数字货币持支持态度,但现在对它们越来越怀疑。根据不同的估计,世界上 40% 至 70% 的比特币挖矿算力仍在中国。

Photograph by GIULIA MARCHI.

最后一个问题是欺诈。比特币交易是不可逆的——这对骗子来说简直是天赐良机。庞氏骗局很常见,无能导致的问题也不少。加密货币交易所经常崩溃或遭黑客攻击。今年 2 月,加拿大交易所 QuadrigaCX 申请破产,称在创始人杰拉德·科顿(Gerard Cotton)去世时损失了 1.65 亿美元的用户存款,因为只有他才知道保护 QuadrigaCX 存款的加密密钥。但受命处理破产事宜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 3 月 1 日表示,至少在所给出的科顿死亡日期之前的八个月里,存款地址似乎就已经空了。

什么时候涨到买得起兰博基尼?

为了克服这些局限性,人们正在尝试各种方法。一些比特币拥趸正在测试一个名叫「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的附加层,它试图把区块链中的许多交易转至链下以加快速度。还有稳定币(Stablecoins),其价值据称与其他东西挂钩,被吹捧为一种控制投机的手段。但承诺往往与现实有差距。3 月 14 日,最受欢迎的稳定币——流通市值达 20 亿美元的泰达币(Tether)——表示它可能不会 100% 由美元支持。还没有一种新方式的交易量能赶上比特币有限的交易量。

大多数追随者只是希望加密货币的价格能再次上涨。2017 年,靠杀毒软件发家的加密货币爱好者约翰·迈克菲(John McAfee)表示,如果到 2020 年比特币的价格不到 100 万美元,他就在电视上吞了自己的「小弟弟」。上月 20 日,他发推说他输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去年,推特的老板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表示他认为比特币将在十年内成为全球的「单一货币」。Facebook 正在研究某种加密货币项目。市场分析师和专家们都乐观地保证比特币价格很快将再次飙升。

韦弗对此持怀疑态度,至少在短期内如此。他说,比特币泡沫及泡沫破灭显而易见,加上又引来了监管机构的更多关注,愿意投注的新玩家数量可能已经减少。但支持者们正在用尽全力。他们开始把泡沫破灭后的时期称作「加密寒冬」,希望让人联想起人工智能的「AI 寒冬」,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脱离现实的大肆炒作之后出现的资金短缺。这里的潜台词是,有朝一日,盛夏终将回归。



经济学人·商论